蜀门私服-为爱代言!倾心打造一款专属于蜀门铁杆玩家的爱心家园!从中国塑料在线 华丽转身!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蜀门攻略 >

苦铁梅花(七十三)

   

“你以前很贤惠,十分招人怜爱,也很聪明!”花败微笑地说着,让人觉得恍惚,不知说的是她的从前,还是施酒的从前?

  “是吗?我是这样的?”呵呵,听着还挺好的。

  “好吧,既然他的一切都挺好的,我也可以安心了。花败,你说,如果我不记起一切、不打破如今的局面好吗?或者,我记起一切不打扰他,这样好吗?”施酒眼睛里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,连她自己也有点迷糊是不是雾?

  月夜疑问地看着施酒,“主人,这样真的好吗?这样对他公平吗?虽然你还是我的主人,还是施家的大小姐······”月夜舔舔施酒的手背,想给施酒属于它的关心!

  “我还可以拥有你、月夜、爷爷、爹爹、小石墨,这些也是我爱的人!他现在也过得挺好的,那不就皆大欢喜了吗?对谁都好,不会破坏什么,现在的一切多好!”施酒皱着眉头,无比地纠结,不知道这样想到底好不好?好希望有个人能给她力量!

  “花败,他是谁?”许久,施酒终于抬起头,“我想去见见他,我要亲眼看看他现在过得怎么样?这样我才能安心,才对得起从前的我!”施酒终于笑了一下。

  “花败,你说,这样的我,自私吗?”面对施酒的不自信,花败好担心……

  施酒转过身,盯着花败,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心灵上的安慰!

  “如果,你真的想就这样遮掩过去,我······”花败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,“好,我带你去!”

  夜幕中,花败搂着施酒躲在梅花树丛中,借助半轮月亮和点点繁星,施酒盯着那简单的四间木房,和这片梅林,觉得非常舒适,好想就躺在地上睡一觉!

  “他住这儿,是吗?”施酒扭过头看着花败俊郎的侧脸。

  “嗯,他和父亲流亡五年,一年前在这里开辟了芜园,父子二人尚可自给自足,二人有时也会有些富余!相信日后应该会越开越好的!酒儿,你就放心吧!”花败没有一丝表情阐述着,直到最后一句,那才是他的真心话!

  “但这儿却好寒酸的样子……”

  “当然没有施府气派,平常人家也就这样。”

  “不过,这大片梅花树倒是费心了!”

  “嗯,他和你一样,爱梅花,所以他和父亲廉价买了二十多株梅树栽种于此。这里的房子都是他们自己盖的,俩人也有谋生的手段,还有几亩可耕种的地!”

  听着花败讲诉着他们的事,施酒由衷地觉得他们的生存能力好强!

  “好期待到了冬天,这里会是什么样?一定梅花拥簇,非常美吧?”施酒开心得张开双臂感受着梅林的气息,花败看着她如痴如醉的表情也是醉了!待施酒回过神来,不好意思地对花败一笑!

  “花败,是哪个?”屋内一阵一阵的笑声,“蒲先生也在?”施酒忽然走到最近的那棵梅树身后,发现蒲华真的也在这。“记得蒲先生也有一个亡妻,难道?”施酒回过头来,愣愣地看着花败!

  “是蒲先生?我记得他住蒲茅的呀?这里也是他的?”花败看着施酒吃惊的样子有些想笑!

  花败摇头,往蒲华旁边一指,施酒顺着这个方向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……

“萧山瓜沥镇?你叫任颐?”蒲华有些质疑,又仔细看看任颐的面相。

  “是,在下任颐!”面对蒲华不解的样子,他也不知道是出于何原因。

  “公子,这人?”身着青灰色短袍的书童有些替公子担忧。

  “那任薰是你何人?”蒲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,只见任颐满脸惊讶的表情。

  “蒲先生认识我二伯?”终于所有人脸上都有了些明了!

  “那你、你是任声鹤的儿子?”

  “正是!您认识我父亲?”这是缘分吗?

  “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!”

  “我二伯现在也到安吉了,他和存伯先生一起去探望一位故友了!”没想到这天下竟这么小……

  “师父也来了?”蒲华半喜半悲地低头看见自己的双袖,不仅挽着露出双臂,还黑得发亮!蒲华赶紧抹平,又问:“存伯先生现在何处?”

  “存伯先生是蒲先生师父?”任颐不答反问。

  “正是,我二十岁那年,学画于存伯先生,先生爱游历山水之间,没想到现在回来了!先生人在何处?”蒲华欣喜地看向任颐。

  “二伯与存伯先生从上海直接来的安吉,说去安吉城外的一户人家拜访,姓吴!”任颐思索片刻。

  “吴?谁呢?你们等我一下,我洗把脸,再换身衣服,咱们一起去城外找他们去!”说完,蒲华就急匆匆地跑进院子。

  “蒲先生!在下是特意来拜访先生的!”任颐现在有些后悔把存伯先生的事情说了出来,他和书童站在篱笆门外,看着一直着急梳洗的蒲华。忽然从屋内走出一个玉树临风的男人,黑色的长袍显得他更加深沉,与他的年纪也比较相符,完全没有之前邋遢的痕迹!

  “任颐,我们走吧!”

  “是。”连蒲茅的院子也没有进,就这样走了?

  三人一马,一路询问打听终于找到了安吉城外的吴姓人家。篱笆没有门,院中种满了枝繁叶茂的梅树,每一片叶子都舒适地享受着阳光!

  梅树深处传来阵阵笑声,“二伯?”任颐加快脚步继续往里走。

  “嗯?存伯先生!”

  一扇木窗内闪现着四个的身影,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看看少年再看看画作说:“像!真像!乡阿姐,你快来看看,哈哈!”他摸摸胡须大笑!

  “好,我就来看看!”乡阿姐向那三人走过去,也看着画作。

  画中,乡阿姐稚嫩的脸庞,右手拿着一个深色茶碗,整幅画都是用毛笔勾勒出来的,白与黑的搭配,闪耀的线条,如此衬托下乡阿姐显得更有生气了、更加清秀,宛若一个大家闺秀!

  “谢谢周伯伯、任叔叔!”乡阿姐小心翼翼地接过画,放于窗口,便于墨干。可一抬头却发现梅树下多了三抹身影,他们也正看着他!

  “作英?”乡阿姐又惊又喜地叫出蒲华的字。

  “嗯?乡阿姐你怎么认识作英的?”周存伯刚发出疑问,乡阿姐就不见人影!

  他高兴地站在蒲华跟前:“作英,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?”他的双眼无比激动。

  “呵呵!”蒲华一时语塞了。

  “作英?”周存伯闻声出去,看到眼前一幕,“你们认识?”

  “是,今年才相识!”蒲华的眼里只有周存伯,这是整整十年不见的师父,偶尔书信往来,却不如相见共举杯!

  “哈哈,这孩子虽是晚辈却不得不令人另眼相看呀?任颐,你也来了?”

上一篇:最实用《蜀门》赚钱方法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2007-2020 www.ourpla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游戏适合16岁以上的玩家进入。
版权所有 中国蜀门在线 保留所有权利 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
蜀门私服玩家仔细辨认蜀门私服游戏信息的真实性,避免上当受骗!同时本站强烈建议玩家支持正版蜀门sf游戏!
抵制不良游戏,拒绝盗版游戏。注意自我保护,谨防受骗上当。适度游戏益脑,沉迷游戏伤身。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